? 上一篇下一篇 ?

他們為中國導彈裝上“超強大腦” 讓武器“學會思考”

“一周時間!一周時間將探測距離再提高20%!這‘硬骨頭’只有交給你們,也只能交給你們!”近日,中國某研究院武器裝備副總設計師風塵仆仆趕到國防科技大學,他負責的某型武器裝備定型在即,8月份將做外場試驗。他來,是為了讓該校自動目標識別(ATR)國家級重點實驗室,為該型武器裝備作戰性能的提升給予技術支持。   在我國精確制導自動目標識別技術領域,這個科研團隊可說是大名鼎鼎。為導彈裝上“超強大腦”以實現精確打擊,是該團隊奮斗終生追求的誓言。   那么,這究竟是一個怎樣的研究團隊?他們究竟作了哪些貢獻?近日,這個科研群體向科技日報記者揭開了神秘面紗。   破解迷霧,讓制導武器“學會思考”   6年前的7月,國內媒體報道了中國在境內進行了一次陸基某型裝備技術試驗,試驗達到了預期目標。一時間,全世界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這一句話新聞上。有軍事專家評價說,中國現在所進行的這次試驗,其戰略意義不亞于“兩彈一星”工程。   鮮為人知的是,早在多年前,我國就已經成功進行了類似裝備技術試驗,而確保神劍順利出鞘飛天、精準命中目標的,正是該團隊為其量身打造的“超強大腦”。   “自動目標識別技術就是給精確制導武器裝上的‘超強大腦’?!痹搶嶒炇抑魅卫顣越忉尩?,“有了‘大腦’之后的導彈會‘思考’,在打擊敵方運動目標的時候就如同獵豹追蹤獵物,反應迅速、打擊精確?!?   越是耀眼的光環背后,越是常人難以想象的艱辛。   打什么仗、在哪兒打仗、跟誰打仗?勝戰三問,是始終籠罩在各級指揮員心中的“戰場迷霧”。而在電磁領域,復雜電磁干擾環境形成了現代戰場的電磁“迷霧”,令精確制導武器失去了準頭。早在1973年,第四次中東戰爭中,以色列采用箔條干擾“冥河”艦艦導彈,使得埃及、敘利亞發射的幾十枚導彈無一枚命中目標。   如何破解戰場“迷霧”,讓制導武器“學會思考”——實現自動目標識別,美國、以色列等國家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就已經相繼開展研究。但彼時的中國,在相關科研領域卻還有待開始。